“守株待兔”

这只黑尾长耳小野兔受够了。

小野兔受够了每天那需要担惊受怕的生活。

小野兔受够了那日晒雨淋。

小野兔受够了那风餐露宿。

很久很久以前,小野兔曾听过一个传说,说在小野兔住的Felt Lake这里的北面,有片富饶之极、叫做“斯坦福”的土地。在那儿,不仅每天都可以不愁吃、不愁喝,还有许多许多天上的巨物助他们遮风挡雨。那地方没有野狼,没有红尾𫛭,没有秃鹰,简直就像是个兔间天堂。而且,他没见过任何一个去了那里后又回来的朋友,更证明了那地方的吸引力。

当小野兔还小的时候,这地方对他毫无吸引力——毕竟,没有冒险又怎能叫做活着呢?但现在小野兔渐渐老了,开始希望能找个地方去安享晚年了。

于是,小野兔决定他将展开最后一次冒险,前往这个天堂,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他开始向自己在这儿附近的朋友道别。朋友们有的对这决定表达不解和迷惑,有的毫不掩饰其不屑与鄙夷。但他已下定决心,任何野兔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心。

终于,面朝着初升的太阳,小野兔最后的征程开始了。

一路上,小野兔历经了无数险恶。从数次逃脱看他落单、虎视眈眈想要吃他的郊狼,到硬邦邦土地上飞驰而过的可怕巨物,每个都是小野兔一生中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小野兔心中的决心和对那天堂的向往支撑着他走过了他漫长的这一路。

终于,疲惫不堪的小野兔看到了一片绿到难以置信的草地,上面有不少和他一样的野兔在那儿觅食。他知道,他终于到了。

“你好!”小野兔兴冲冲地朝着离他最近的另一只野兔走去。

那只野兔缓缓地抬起头来,双眼似死水般宁静——没有任何诧异、没有任何惶恐、没有任何喜悦、没有任何…..感情。一言不发地,她又缓缓地低下头,继续去吃起草来。这过程中,小野兔也注意到她明显臃肿的身躯及缓慢的动作。

小野兔心里一阵发凉。抬头望去,这片草地上的野兔无一不像她一样:毫无生气,毫无活力,像一群僵尸一样站在那里啃草。

小野兔有点慌了。这真是传说中的天堂吗?

正当小野兔吓呆在那里时,另一只野兔向他走来。这只野兔虽然不如其他野兔般肿胀,但走起路来依然有点摇摇摆摆。

“欢迎来到斯坦福——野兔的天堂。”那只野兔说到,明显带着小野兔家乡的口音。

小野兔见到这同乡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啊,终于有只正常点的野兔了。其他——”小野兔忽然看见有只两脚兽正从不远处往他们方向走来,赶紧飞快地跳到旁边树丛中躲了起来。奇怪的是,其他所有野兔(包括他的同乡)都毫不在意地继续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吃草。

终于,那个两脚兽走远了。小野兔又重新走向他那同乡旁。

“刚才那两脚兽来了,你们咋全都这么若无其事?”小野兔问到。

“为什么要紧张?”同乡回答到。

“但两脚兽会……算了。可是其他这些兔子到底在做什么啊?”小野兔指着草地上的僵尸大军说道。

“他们在吃草。”同乡的声音从容得让兔发毛。

“但他们的眼睛……他们的身躯……为什么都这么……”

小野兔忽然注意到了那同乡的眼睛——它们也和其他所有野兔的眼睛一样平静与死气沉沉。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加入我们吧。在这儿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有瓦遮头,有无限量的绿草供应,没有任何天敌。这是任何一只兔子的天堂。”同乡平静却诡异地说到,双眼死死地直视着他,向他迈了一步。

“加入我们吧。”忽然间,所有其他野兔都转过头来,异口同声地向他喊道,并缓缓包围了他。

“加入我们吧。”

“加入我们吧。”

“加入我们吧。”


阅读英文版:“Stanford” Black-Tailed Jackrabbi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